当前位于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念念图之

63 第六十三章

  • 作者:西子一笑
  • 分类:都市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01-01
  • 本章字数:1000
最新网址:www.aishuge.la

安东尼是胡泊先生的独子,胡泊先生是笛梵的老板,对笛梵更有恩,胡泊先生把安东尼交给她带,笛梵对他可谓是倾囊相授。

利拉难以启齿的‘他…’了一声,笛梵一眼就见从洗手间方向扶墙出来的安东尼,脸色惨白。

笛梵茫然。

安东尼眼神可怜巴巴又抱怨,“师傅你那个是什么饮料啊,简直就是泻药啊!!”

饮料?

散会后,笛梵扫了一圈客厅,不见安东尼,问利拉,“安东尼人去哪了?”

笛梵阅览了公司名单,利拉问,“josie,这几家目前一直在加价,so讯那边很多股东动摇了,我们要跟吗?”

面对利拉的紧张,笛梵反倒笑得轻松,“随他们吧,我们按兵不动。”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念念图之 妙笔阁(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利拉把这几天的进展整合汇报,“so讯不少大股东现在已经向我们抛出橄榄枝,我们要不要收了?”

笛梵把手边咖啡优雅从容的往嘴里递了递,通透一笑,“不急,继续练练他们的锐气,把那些向so讯抛橄榄枝的公司名单给我。”

中午,笛梵从工地回来的路上,让司机拐了个弯,跟身边的利拉说,“你先回去。”

笛梵从小镇弯弯道道的小街道进去,走了一段路,笛梵熟练的找到门头标志为‘磬磬房屋中介’的门店。

笛梵轻松的呼了口气,还好,位置没变。

笛梵推开印广告的玻璃移门,眼神笔直进去,迎目是一面装饰华丽的形象背景墙,金色的‘磬磬房屋中介’格外醒目,祝謦坐在里面,头也没抬,往门外指了指,“拍照楼左边右拐两百米,观景台前一百米。”明明她是房屋中介,都快变成指路所了。

一时半会,没见来人出去,祝謦气不打一处来的抬头,“我说你们这些人有完没…”

祝謦在看到笑容晏晏的笛梵,嘴巴张的大大圆圆的合不拢了。她看笛梵好久,从里面冲出来,激动的挂在笛梵身上,“我去,死丫丫,你不是说还有一段时间才回来吗?怎么现在就回来了?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,我好去接你啊!!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啊!”

笛梵笑说,“你这等重量级人物,我不想把你放在心上也难。”

祝謦和笛梵是大学同学,又是室友,关系要好。

起初,也只能算点头之交,就一次,平时不怎么讲话的笛梵,给祝謦出了次头。

祝謦就记住笛梵了。

大学期间,笛梵经常打几份工,没想过交什么朋友,每天都在学校和打工地点来回,也没时间去交朋友,也不愿意交。

在学校,和她一样为了学费和生活费奔波的人,羡慕孜孜不倦的精力。那些占着家里有钱有权的人,暗地里冷嘲热讽不尽其数,起初笛梵还会去在意,一个人躲在天台上发狠,久而久之,她懒得理会。

笛梵对祝謦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在后操场,祝謦对几个女同学大声的说:“一个人的出生决定不了她的命运,真正能决定命运的是她自己。只要你足够努力,终有一天你会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!”

那正是她之前作为学姐代表迎新生演讲上说过的话,笛梵没想到不爱学习的祝謦,还一字不漏的记住了。

话题,引来对方不满,笛梵从黑暗中走出,“怎么?你们还想打人?”

当着笛梵的面,这些人是不敢造次的,笛梵眼底那股看不透的狠劲,她们害怕,个个灰溜溜的跑掉了。

回头祝謦一脸崇拜,“丫丫,我现在发现,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好有道理的样子。”

“这些话早已经是熟透的烂梗,我只是照搬。”笛梵冷声回她。

祝謦小跑跟上,“不,我就听到我家丫丫说这话了啊。”

就算笛梵不搭理祝謦,她不烦不倦的跟在笛梵身后,对笛梵特别照顾,帮笛梵忙前忙后,很多次笛梵打工太晚回来,翻院墙进校,祝謦会帮她把风给她当掩护。相处下来,渐渐地笛梵向祝謦敞开心扉。

“我就知道丫丫最爱我了。走,难得跟我失散多年的美人儿重聚,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祝謦拉着笛梵往外走。

路上,祝謦挽着笛梵的手,眉眼弯弯的笑着,“丫丫,你很不一样啰~越来越迷人了,越来越性感。唯一遗憾,就是头发短了,哎,大概这就是你们职场女性的标配。反正,我的丫丫怎么样我都喜欢。”

大学的笛梵,一头黑亮亮的长发束在背后,高高瘦瘦,人又漂亮,成绩上她敢说第二,没人敢第一。

重点笛梵是跳级生,比他们小两岁多。

那个时候的笛梵是学校男生们的女神,女生们的噩梦…

大学里,很多人花尽心思去接近笛梵,但笛梵这个人,冷冷清清的,总给人高不可攀,且不近人情的距离感,最终都只能望而却步。

笛梵被祝謦逗得连笑了几声,笛梵不是个爱笑的人,和祝謦相处她总是觉得最轻松,自由自在。

“丫丫,越来越胖了跟个肉球似的,这可怎么是好呢?”祝謦苦恼的垮了垮圆圆的脸。

“活该了你。上学那会儿,我让你跟我一起跑步,你偏不。”祝謦不算胖,脸上有点婴儿肥,女生在体重上面天生爱各种嫌弃。

祝謦的家境不错,家里面也没想着让她干个什么事情。祝磬自小到大爱在网上写些东西,赚点小钱,看着一家自己的小门店,没事邀上三两个好友,一览大好河川,生活很惬意。

“我这不是正准备减来着么。”祝謦边说边大口大口的啃鸡腿。

笛梵低笑,“我明白,吃完再减嘛。”

“就属你最懂我。”祝謦卖萌的砸吧砸吧嘴,“丫丫,你现在住哪里啊?”祝謦喊笛梵‘丫丫’是有一次听到笛梵妈妈在电话里喊笛梵‘大丫’,她就此喜欢上了,亲切又显得笛梵不那么不近人情。

那个时候在学校,很多人羡慕她和笛梵的关系,背地里她不知道吃了多少好处。

“能在哪里,酒店呗。”笛梵吸了口饮料,散散的回。

“长期住在酒店也不是个事,还是要自己有个窝,比较踏实。”祝磬满嘴鸡肉,口齿不清。

“我正想找个落脚处,这不来找我的猪猪大美女,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房源,给介绍介绍呗。”
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,回国就给我找生意。”祝謦笑眯了眼,小脑袋转了转,扳指头数了数,“房子吧,安静、舒适、优雅,别太贵。”

“还是你最懂我。奖赏你一杯大柠檬。”笛梵把柠檬茶推到祝謦身前。

祝謦大写一个拒绝,笛梵坚持要给她,勉为其难收下,喋喋道:“你说吧,你现在在你们那个圈子混的也算有声有色的大人物,就不能跟自己搞套高档一点的房子吗?让我多赚点钱吗?”

笛梵笑了笑,没回。

祝謦吸了吸柠檬汁,脸皱在一起,“当年我们校就属你和大才子何项最能耐,现在你们都挺不错的。”

“你们现在还有联系?”当年笛梵和何项因为某些事情,闹了些不愉快,从那以后再也没联系过。

“也不算联系,上次会学校办点事,刚巧碰到,加了微信。”有些关于何项的后话祝謦没说,毕竟没有可能的两个人,她说出来只会添堵。

她一直知道丫丫最厉害,最优秀,要有个同等优秀,甚至更优秀的男人跟她般配。

何项和笛梵性格太像,都太争强好胜还固执,这样的人在一起,没共同磁场。

至于能配得上她家丫丫的那个男人是怎么样的,祝謦暂时想还幻想不出来。

“丫丫,当年你为什么要出国啊?”这是这些年祝謦没想通的问题,笛梵才去那个大企业实习的时候,笛梵每每跟她讲到公司的事情,她眼里泛着光,规划了她十年的人生目标。

谁能料到,一年时间不到,祝謦就接到笛梵要出国的消息,很突然,连送她都来不及。

“能为了什么?当然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呗。”笛梵笑的淡然,低眸搅拌咖啡。

这点上祝謦不怀疑,笛梵争强好胜惯了。

祝謦话多,笛梵咖啡慢慢且优雅的往嘴里递,静静听着祝磬讲的事情。

笛梵在国外的这七年。除了祝磬,没和其他人联系过,一直挺忙的,刚开始那三年忙学业,后几年扑在工作上。

和她走得近的,原本就寥寥无几。

提到之前的同学,祝謦想到了最显着的人物代表,“对了,我跟你说,邱桐你还记得吗?就是在学校总是处处和你作对样样跟你比拼的那个邱桐。”

邱桐。

记忆深刻啊!

怎么能不记得。

说到这里,祝謦气的不止一点,“她现在那可不一般啊,这几年她接手了她爸爸的公司,听说还谈了个了不起的男朋友。你可不知道,那尾巴都翘上天了。”

祝謦气得脸红,笛梵淡笑,宽慰道,“好啦,消消气。别人的家境在哪里搁着,要找不到好的对象那才不正常呢,我们比不得的,你别多想,你家境比她也差不到哪里去,只要你想,金龟婿还不随便你挑?”

笛梵这一说,祝謦心情大好,连续啃了两鸡腿。

笛梵无可奈何一笑,对于邱桐的家境,笛梵不羡慕。笛梵自小就明白一个道理,自己定了什么方向,就朝那个方向去努力,东西羡慕不来,只有努力才有机会。

笛梵和祝謦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好两个小时,聊到之后,笛梵谈到近几年的打算。

“你还要走?丫丫,你有没有良心?”祝謦满脸怨念。

笛梵如实相告,“我工作在那边,这次回来,主要因为胜远的项目,一年后项目结束得回去复命。”

祝謦翘了翘她两条粗粗的眉毛,嘿嘿的笑,“指不定你这一年内,有什么艳遇,舍不得走了呢~”

“哪里来的那么多艳遇,我未来的规划中还没这项。”笛梵聊着聊着又说到她未来十年的计划,谈到她的蓝图,眉色飞扬。

祝謦听的恍恍惚惚,摇了摇头,“你的这些宏图我虽然听不懂,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!”她这辈子最崇拜的人就是她的丫丫。

祝謦肚子吃的圆滚滚的,送笛梵上出租车,笛梵探出头,“猪猪,我给你带了礼物,改天拿给你。”

祝謦大写么么哒。

从祝謦那边回来,笛梵一鼓作气的加班到凌晨,脖子痛到直不起来,笛梵揉了揉脖子,手机里信息嘟嘟嘟响个不停。

笛梵打开一看,她被大学的经济学沈教授拉入一个群,名字很官方:经济学交流群。

群里面有几十人,大家都艾特笛梵问好。

笛梵处于礼貌的问好,简单自我介绍一遍。

笛梵点开群成员查看大家的资料,裴守易的名字也在上面。

他的微信头像,这么多年都没变,平静的湖面和蓝天相接。

笛梵盯着裴守易的头像看。

裴守易不是一向不喜欢加这种群吗?怎么会在群里?

笛梵纳闷。

嘟…

群聊‘经济学交流群’的裴守易申请加您为好友。

备注:裴守易。

前任老板加她?

什么情况?

笛梵震惊,犹豫几秒,接受。

裴守易的消息立刻弹出:【还在加班?】

【嗯。】笛梵回一个字,想了想不妥,又加上一句:【裴总也还没休息?】

【嗯,加班。】裴守易回的很快。

【哦。】笛梵。

裴守易的信息又紧跟进来,【要不要出来吃个夜宵?】

笛梵那句‘那就不打扰您工作了’毫不犹豫的换成:【不了,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,改天我请您。】毕竟现在他们还没确定要不要合作,属于竞争对手,避嫌是必然。

片刻,裴守易回复:【那好,注意休息,晚安。】

笛梵跟随:【晚安。】

笛梵盯着裴守易的微信,呼了口气,不知道自己紧张个啥。

笛梵默念:笛梵啊笛梵,他现在既不是你领导你既不是他的下属,你慌个什么?能有点出息么?

要说这个世上笛梵还有一个能让她慌的人,也就是她这位前老板了,可能是之前在他公司被他打压惯了,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。

笛梵叹气几声,把手机丢一边,闭眼,轻轻揉着太阳穴,显然有些心烦意乱。

一会,又有消息进来,是沈教授的消息:【小笛啊,我没征求你的意见,冒昧拉你入群,老师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了。】

【老师您折煞我了,能进您的群,是我的荣幸。】沈教授不管是在教育界还是商界具有极高的威望,群里个个都非凡,要么是他的得意门生,要么就是商界佼佼者。

这个副作用是针对没喝酒的人。

“……”安东尼苦叫。

利拉摸摸他的头,调侃他,“孩儿,多学点中文,是有好处的。”

看到安东尼手上的杯子。

那不是裴守易给她的醒酒汤么?

昨晚她没喝,扔在茶几上了。

会议上的紧张气氛被安东尼这么一闹,轻松不少。

笛梵无奈摇头,“去给他买点药。”

利拉低笑,用英语给安东尼翻译了一遍,安东尼才知道那是醒酒汤。

副作用:呕吐、腹泻、精神不振。

笛梵眉心微皱的扫安东尼一眼。

利拉不是特别明白笛梵的用意,但她知道josie从不打没把握的仗。

会议结束前,笛梵又吩咐了句,“把这几家公司的资料给我,事无巨细。”

笛梵一早在酒店房间开项目会议。

阅读念念图之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(www.aishuge.la)

最新网址:www.aishuge.la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