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于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念念图之

第十章

  • 作者:西子一笑
  • 分类:都市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07-20
  • 本章字数:6389
最新网址:www.aishuge.la

“……”笛梵。

猪猪在这方面向来能扯,笛梵找了件事搁了电话。

“……”笛梵嘴型微张,拒绝的理由还没说出口,裴守易便说,“我有事找你谈,”裴守易边说边往屋内走,到玄关他顿步,回头道,“是关于PO项目。”

笛梵点头。

“我还没吃,进来陪我再吃点?”他确实没吃,中午应酬广益那帮人掌控PO项目的人,喝了些许酒,下午从海南飞回来换了身衣服,就去接宠物医院梵梵回来,顺便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和菜。

“丫丫,说你不信,我都能从你们脸上瞧出夫妻相。”不说别的,就论两人颜值和工作能力,那绝对是配一脸。这就是她想象中丫丫的老公!

“……”笛梵表示:她能说什么?她几时说过裴守易是油腻大叔?

“丫丫,你老板这种——”猪猪话还没说完,笛梵打断话纠正:“是前老板。”

<li style="line-height: 25.2px">  “我看是把你迷的心花怒放吧?”笛梵隔屏幕摇头笑。

“你不是说他是跟踪狂,油腻大叔吗?就见一会会,就改变主意了?”

“我那还不是被你同化的太厉害了呗。”猪猪不要脸到极致。

笛梵一慌,顺势后退了下,不想崴了脚。

脚腕一股阵痛从脚窜入心脏到大脑,笛梵疼得冷抽一声,裴守易又一次轻而易举把她掌握在大臂中。

裴守易盯着笛梵的那只还穿着高跟鞋的脚,拧着眉心,“好还吧?”

“谢谢。没事……没事。”笛梵疼的都快冒冷汗却故作轻松一笑,她弯腰换另一只拖鞋,顺便从裴守易怀中出来。

笛梵才有换鞋的动作,裴守易动作麻利的两手掐在笛梵腋下将她提了起来,高高一举,笛梵惊的一下,妥妥坐在裴守易的玄关上,裴守易在她身前蹲下,笛梵脚朱红圆润的脚搁在裴守易的腿上。

裴守易小心翼翼脱笛梵没能脱的那只足足有十公分往上的高跟鞋。

高跟鞋脱下一大半裴守易动作缓慢下来,裴守易看着笛梵白皙的脚,被挤压出几道红印子,还有因为长期穿高跟的缘故,笛梵脚的大拇指关节处稍微有些变形。

裴守易盯着笛梵微微凸起的骨肉,眉心锁了又锁,温热的手指轻柔的抚着被高跟鞋压的痕迹。

笛梵身体一僵,脚往外抽了下,脚掌被裴守易紧握住,裴守易抬头看着笛梵,神色严肃,“不想伤的再严重点,就别乱动。”随后他的语态温和许多,“刚才不是你乱动,会崴到脚,还想来一次?”

“……”笛梵老脸不忍一红。

“这里痛?还是这里?”裴守易若无其事的轻揉笛梵的脚腕。

“还好。”笛梵强忍着痛和尴尬。

裴守易手上力度增不少,“嘶…”笛梵眉心皱下,手不由自主的把裴守易往外推了下。

裴守易轻笑一声,把拖鞋套在笛梵的脚上,松开笛梵的脚。

笛梵低声道谢,“谢谢。”

笛梵低头才注意到裴守易脚上的拖鞋跟她同系,便听裴守易淡笑道,“超市买一送一,我选了双女士的,以后方便点,没巧和笛总的脚码这么合适。”

“……”笛梵。

“还能走?”裴守易起身,睨笛梵脚问。

笛梵点头,不等笛梵从玄关下来裴守易弯腰将笛梵横抱起,大步往大厅走。

笛梵双臂下意识的环住裴守易的脖子,狠得憋了口气在心腔,玄关到大厅不过二十米,笛梵的身体都是僵硬的。

笛梵被裴守易放在沙发上,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,裴守易笑说,“这么紧张做什么?又不是第一次这么抱。”

“……”笛梵更尴尬了,完全没想到裴守易记忆力可以这么好?

这件事,还是第一次跟他出差,高跟鞋磨脚,跟他应酬了一天,脚跟全被磨破了,血在脚跟下都凝结了,到晚上已经没法走路。在酒会上,她隐藏很好,还是被裴守易发现,酒会结束前,裴守易给她找了安静的房间让她休息,结束后,他就像刚才这样抱她走了很长一段路。

笛梵觉得这辈子她在别人眼里都是女神形象,是完美的。

在裴守易这里,所有的形象都坍塌了,所有的丑都出过。

在沙发另一端酣睡的梵梵,听到动静,打了个哈欠,懒懒伸了伸它的爪爪,一会儿,睡意惺惺的眸子眯了眯,兴致不高的梵梵看到笛梵,“喵~喵~喵”叫好几声。

随后梵梵扭着她孕态十足的身子到笛梵身边,两只毛茸茸的肉爪爪,肥肥的大脑袋在笛梵腿上蹭了蹭又舔了舔笛梵的手。

笛梵轻轻顺着梵梵毛茸茸的脑袋,心宁静起来。

裴守易从矮几中取出急就医药箱,取出一支红花油,“忍着点,可能会有点痛。”

笛梵点头。

裴守易又一次在笛梵面前,手拍了拍他的腿,意思明显。

笛梵也不矫情,把脚放到裴守易的腿上。

裴守易到了一些红花油在手心,搓了搓,“我下手可能会有些重,忍一忍。”

梵梵黑曜的眸子盯着给主人妈妈揉脚腕的主人爸爸,【至于主人妈妈这个事情:因为爸爸,每次都说,去看看你妈妈在做什么。】久而久之梵梵就懂了,隔壁那个美女是它妈妈。

梵梵明白这是受伤了,梵梵抬头又盯着笛梵看,眨巴眨巴眼睛,心痛极了。

笛梵眉心蹙一下,梵梵一下又一下轻轻舔笛梵的手,脑袋在她手上蹭了蹭。

梵梵的模样又萌又可爱,还体贴,笛梵都觉得脚没那么痛了。

裴守易给笛梵的脚腕做了十分钟的推拿后,起身到厨房洗手。

笛梵动了下脚腕,真没那么疼了,她清澈透亮的眸子微眯。

裴守易回头看,一人一猫在沙发上玩的开心,他轻搓着手,唇瓣轻勾。

裴守易洗完手走过来,没等笛梵开口,裴守易弯腰抱起笛梵往餐厅方向去,“先吃点东西,我们再谈工作。我还饿着。”

裴守易脸上没露出特别的疲惫之色,但来回奔波,谁不会累,都是经常在外出差的人,笛梵能理解,尤其她还过来给他添麻烦,笛梵不好多说。

笛梵晚饭吃得早,她平常惯例是晚上六点后就不吃东西。

裴守易盛了一碗粥给她,出于礼貌笛梵吃了大半碗,裴守易又给她的碟子添了些菜,笛梵只好闷头把一碗吃干净了,如卸重任。

笛梵心头这个口还没歇下,裴守易起身又给她盛了一碗粥,推到她面前,“多吃点,太瘦抱着都硌手。”

“……”笛梵没差呛住。

最终,在裴守易的监督下,笛梵吃了两碗粥。

吃完饭,裴守易收拾了一下桌面,把两个人的碗洗掉出来,裴守易才有弯下腰抱笛梵的动作,笛梵自己掂着脚往外走。

裴守易缓缓身体站直,盯着一瘸一拐往客厅沙发那边走的笛梵,轻笑一声。

<li style="font-size: 12px; color: #009900;"><hr size="1" />作者有话要说:  谢谢“该如何回忆你”小可爱,灌溉营养液

这章有红包,2分~

笛梵弯腰脱脚上的高跟鞋,一个不注意没站稳,身子倾斜了下,裴守易反应急速,笛梵还没反应过来一只铿锵有力长臂横在她纤细的腰上。

裴守易没松开,笛梵僵持着不敢动,身体由内到外发麻,她尴尬的抬头,正巧裴守易也看着她,裴守易深沉眼眸缱绻。

两人咫尺距离,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身上的味道。

提到工作上的事,笛梵神采奕奕些许,她双手插在风衣中,大步跟上。

裴守易就知道这招对她管用,薄而性感的唇瓣微勾。

笛梵进来后,裴守易像上次一样,从玄关柜里拿出一双拖鞋,这次是一双崭新的米灰亚麻女士拖鞋。

她淡淡的香水味。

他洗过澡了,淡淡的沐浴露味道。

“你看喜不喜欢?”裴守易问。

笛梵不自在的笑了下,“我都可以。谢谢。”

裴守易已经出差回来,笛梵再也不用在梵梵身上分心,把刚刚收拾好一鼓作气加班到九点才回家,刚到家门口,钥匙才插进门锁,裴守易的门打开,他一身深色居家服站在门口,杀伐果断的冷血,多了几分,他支配他性感的嗓音,慵慵懒懒的问,“晚饭吃了吗?”

“管他是前还是后,这种优质品的男人,当下这个社会少之又少,你得赶紧搞到手,合不合适,谈不谈,我们且不说,先滚个床单,满足一下万千少女们的梦那也是妥妥的。”

“……”笛梵。

“不不不——这种优质男我消受不起,顶多就观望观望。倒是你可以考虑起来,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

阅读念念图之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(www.aishuge.la)

最新网址:www.aishuge.la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